首页 > 新闻资讯 > 所内快讯 > 南都x软件所|「袁峰:整个社会对智慧城市的认同感和需求度在提升」

南都x软件所|「袁峰:整个社会对智慧城市的认同感和需求度在提升」

近日,《南方都市报》启动了粤港澳大湾区智慧城市建设专家对话系列专题报道。南都科创记者首期专访了广州软件所常务副所长袁峰,围绕《十四五规划建议》政策背景,聚焦我所及孵化企业在本届高交会上展出的9项科研成果,讨论粤港澳大湾区智慧城市的应用趋势。报道刊载于《南方都市报》12月2日GA10“科创”版。

对话全文

南都:本次高交会上,广州软件所及孵化企业展出的成果聚焦于智慧城市的哪些领域?

袁峰:2011年广州软件所在广州正式建所,到现在将近10年了。这10年来,我们一直围绕智慧城市领域做研究,成果并不只有高交会上展出的这9项。

有句话叫“智慧城市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智慧城市是一个大领域,包含很多细分行业。我们聚焦了其中的一部分,包括政务大数据、物联网大数据、智慧食药监、智能交通、电子数据取证等。具体到各个行业,比如说,我们建设了广东省“智慧食药监”支撑平台,再基于这一平台,建立了广东省疫苗追溯监管系统、YP不良反应监测系统等。

这次高交会,我们展出了一部分成果,比如食药监领域,用区块链技术支持食品溯源和食品安全;市场监管领域,有基于人工智能的企业风险监管系统利用机器学习技术;还有电子取证、物联网等相关应用。

提到物联网这块,其实我们是国内最早做智慧灯杆的团队。智慧灯杆是一个典型的新基建案例,现在行业内变得非常火爆,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次高交会上,就有专门的智慧灯杆专区。

南都:您认为智慧灯杆火爆的原因是什么?它是否也是智慧城市建设需求兴起的一个缩影?

袁峰:可以说,建设5G基站的浪潮将智慧灯杆的需求引爆出来,近期行业内的专家、院士也在讨论这个应用场景,也包括一些不同的声音,包括5G的能耗和场景需求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哪怕没有5G的引领,也会有别的应用场景会产生,包括车路协同、智能交通等,因为智慧灯杆代表的是物联网基础设施的统筹。

具体哪个应用场景最后会变成一个巨大的市场,现在来看整个行业都还在发展变化中。但有几个关键趋势是可以肯定的,物联网会出现爆发性增长,智慧城市的各领域应用需求在提升。

以智慧灯杆为例,早期智慧灯杆实际上更多的是在试点和小规模部署,还没怎么用起来,对软件的需求就不会那么强烈。现在已经进入到面对各种场景需求的阶段了,因此,我的判断是智慧城市的应用建设对软件的需求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具体,直接瞄准应用场景的需求,这是必须要走的一步。

南都:就您的观察来看,大湾区城市从5G、新基建等支撑技术到智慧城市应用这一过程是否顺利?

袁峰:大湾区在智慧城市的应用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大湾区之外,上海的力度也比较大。但说到顺不顺利这件事情,我觉得现在全国都不够顺利。

就以智慧灯杆这个应用来讲,前两年我们在各种行业的交流会上经常被问到两类问题:第一,是不是刚需?智慧灯杆用在哪里?也就是应用场景这块;第二,是商业模式,谁来掏钱?有没有稳定的、比较成型的商业模式?

实际上,智慧灯杆面临的这两类问题也是智慧城市遇到的问题。这几年我们摸索探路,还是可以看到这些问题的解决是在不断推进的。比如早几年我们去跟各地政府提智慧灯杆的时候,大家还在观望,不太能接受,一个小问题就是智慧灯杆要求24小时供电,普通的路灯是晚上才供电,白天不供电,关于这一点我们就需要做大量工作说服他们。现在其实已经不用说服了,这就是整个行业发展带来的变化,大家对它的接受度在提高。一些典型的应用场景,像旅游景区、公园等已经落地了,能充电、上网、报警、实现人流车辆监测,提供更加智能便捷的服务。

落地之后,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同部门、不同环节之间如何协调、统筹。这个在智慧灯杆里体现得也非常突出、明显。不过这个是发展中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它也是我们在城市建设中会遇到的典型问题。

南都:您如何看待未来大湾区的智慧城市发展?

袁峰:我们内部也经常讨论,信息化的三个重要区域是长三角、珠三角和北京。北京是统筹全国的,长三角和珠三角产业基础非常好。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大湾区在智慧城市的应用方面走在全国前列,而且就我们的观察来看,大湾区的政府普遍都愿意投入资金支持高科技产业的探索,政府干部对信息化的理解水平也很高,因此很容易吸引产业落地。在这样的基础上,未来大湾区是可以成为互联网产业高地、智慧城市示范区域的。

南都:今年疫情防控及新基建等社会大主题对智慧城市发展进程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袁峰:一个大变化就是整个社会对智慧城市的认同感和需求度在提升。从新冠肺炎中可以看到,信息化对疫情防控工作十分有力,正因为有大量的数据系统在支撑,我们现在才能保持相对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而且可以看到,政府为了实现更精细的管理,也在加速建设智慧城市,是加速,而不是转变,因为原来的趋势就是“互联网+”,今年因为外界变化进一步加快了整个进程。还有一点是信息化下的应用场景越来越明确,比如原来我们开视频会议都很少,现在视频会议就很多了。

南都:对智慧城市的认同感在提升的同时,各地的建设模式会不会趋同化?

袁峰:现在各个地方的建设模式基本大同小异,但我觉得这种大同小异不是问题,它说明各地都有类似的需求,而且从技术架构上来看也没有本质的区别。不过我们在实际中也发现,差异化还是存在的。因为每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基础不一样,侧重点也不一样。比如旅游城市,更加关注智慧旅游,沿海城市考虑台风防范,农业城市注重智慧农业。换句话说,我们干的都是技术的活,最重要的是去服务好各个地方的发展需求。

南都:近一年来智慧交通、智能网联领域的热度明显升高,在您看来,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袁峰:第一个原因是需求,我们说城市有城市病,环境、交通问题都是现在典型的城市病。大家都有解决交通问题的需求;第二,无人驾驶技术逐渐成熟,交通开始一步一步向未来迈进,所以它现在这么热门。

智慧交通的未来前景是非常好的。我们经常说,计算平台的变化最早是在PC上,后来是手机、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下一步就是物联网,典型代表就是车联网,智慧交通就属于这个领域。未来汽车产业的计算平台可能是最大的计算平台之一,只是技术的成熟还需要时间,现在无人驾驶技术还不够成熟,还需要安全员。

南都:您认为媒体在智慧城市的建设中能发挥哪些作用?

袁峰:智慧城市需要更多的市场互动和社会力量参与。在智慧城市的建设中,主要涉及到的是政府、企业和市民三方,媒体的作用就是为三方搭建桥梁,就好比我们现在在做各种物联网设备,那么社会的物联网设备如何参与进来服务整体城市的感知,这就需要媒体发挥宣传作用。

出品:南都科创工作室  统筹:南都记者 徐劲聪  采写:南都记者 程小妹  实习生 莫等娴